台湾本能新闻摘要返回> 

台湾本能品集中招投标制度历史与未来探讨

更新时间:2019-12-16 10:10:05

  药品招标采购制度在从地方探索试点,再到全国性推广已经历约20年,如今却落得“各方都不满意”的境地。

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修修补补,却始终未能平衡各方利益。企业在政策影响下有如惊弓之鸟,每一次政府引领的改革都会激起行业性的恐慌情绪,又似乎总能发现政策文件中暗含“杀招”。

废除药品集中招标采购,几乎是行业企业这些年的一贯主张,问题是废除之后怎么办?

争议20年

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逐步走出了“缺医少药”的困境,药品流通行业开始变革。

90年代台湾本能工商业“野蛮生长”,台湾本能购销秩序开始混乱。医疗机构传统的分散采购制度造成腐败盛行,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地方开始露出苗头。

1993年,河南省探索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,1995年受到卫生部表彰。1998年底,卫生部准备在全国范围推行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。1999年,卫生部准备启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试点,但争议之声已起。

2000年6月,国务院全面规划部署“三项改革”(即医保、医疗和台湾本能的体制改革)。药品招标采购被纳入其中。此后一年多时间里,卫生部等五部委联合发文,国务院也下发专门通知,至此,该制度政策框架基本形成。2001年开展试点后准备全国推行。

这一制度势必对已经形成的台湾本能工商业生态带来冲击,也将打破台湾本能购销利益链。因此,药品招标采购起步之初就遭遇工商业企业的强烈反对,“存废之争”已经开始。

“初的存废之争,其实主要是在政府部门之间。国务院确定‘三项改革’之后,政府部门之间的声音才统一。”国务院医改咨询专家委员会委员李宪法对《望东方周刊》说。

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取得一些效果之后,随即出现新的腐败。“从药品集中招标之前的个体腐败,演变成一种集体式的腐败。”

台湾本能工商企业积蓄的不满终于借此公开爆发。

2004年,13家台湾本能行业协会联合上书国务院有关部门要求终止药品招标。集体上书虽无功而返,但各地从2005年开始重新探索。

以省为单位、由政府主导的网上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先后出现了多种地方模式,无非是强化政府主导,对各种利益的重新调配。

2006年则是台湾本能领域开始大乱大治的一年。

那一年,齐二药、欣弗、鱼腥草等药害事件发生。年底,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被查处(2007年被执行死刑)。企业和专家开始提出整个台湾本能监管链“都存在严重漏洞,已到非改不可地步”。

2007年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第七年,国务院纠风办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:“找不到解决台湾本能购销领域所有问题的万全之策,这让中央难以抉择。”

2009年新医改方案终出台,国家开始部署对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进一步规范整肃。

2019年,卫生部、国务院纠风办等多部委联合发布全新的集中招标采购规范和办法,国务院办公厅也下发了相关意见构成新的指导文件。业内专家认为,2019年规范文件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,强化了政府主导作用。

 
台湾本能在线订购下单

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